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外佣!

外佣! - 外佣!

在新加坡实在有它的需要,我家也不例外、上一年,我们家聘请了一个外佣,我们叫她Rosmah,年龄20岁,来自印尼,样子也算甜美,刚来的时候,皮肤黑黑,还剪了一头短髮,是太太要求的,怕她带有头蝨,看上去像男孩子,所以、头两个月,也没太留意她,但那事发生后、就有所改变……

我家里、有我老爸、老妈、太太,及一个儿子,Rosmah主要照顾两老及儿子,两老已退休,闲时去去旅行,小孩上中学,已不用太担心他的自理能力,我跟太太只顾上班工作,其他家务都交给Rosmah处理……我们家境,可说是较中上吧! 我们住在一独立屋区里,是区里最尾的一间,所以门前是没有人会经过的,独立屋有三层,连花园天台,花园对出是一片无敌湖景,客饭厅在地下,落地大窗外,便是花园,二楼是我和太太的睡房及工作间,三楼是老爸妈及小孩的两个房间,天台有一部分加建一间小活动屋,是Rosmah来后加上的,进门有一个小衣柜,之后便是一张单人床的床尾,床右边有一个腰高的窗,可使空气流通!好了!简单介绍了我家,这夜就正是故事的开始!Rosmah到后两个月的这个晚上,半夜二时多,今天不知作幺鬼了!总是不能入睡,想抽根烟,太太不喜欢我在家里抽烟,所以我多数到屋外或天台抽烟,走上天台,推开门……

已忍约听到女人呻吟声,不过在我字典里面,生理需要是自然的,我是明白的,但我也是男人,当然有偷窥的意慾,虽然有窗帘遮挡,但窗则还是有隙缝,静静走到窗则窥视,哗……由心底震惊出来,我看见Rosmah正跪在床尾,身下有一个黑影,正在为Rosmah囗交着,Rosmah的臀部正挡着那人的脸,我心里在想、她带外人回家了?不可能吧!人要偷偷走过三层楼,谈何容易、静心再看,那个人已经吸乾Rosmah的蜜汁,满足的抬起头来,这下子、更震惊的事,那个人……那个人正是老爸,我心里有很多疑问、他们何时搅上了?老妈知道吗?一大批疑问在我心里困扰着我……当然我的眼睛,还是没有离开过眼前画面,老爸一起身便拿起阳具,直接插入Rosmah的阴户,咦……老爸……老爸他好像没戴安全套呵……?试想想,生插的感觉、我也打了一震,我开始掏出阳具,在边看边打手枪,老爸正努力抽插着,Rosmah下垂的双乳,就在窗则,有韵律的前后攞动,看得我,慾火高涨,老爸努力了五分钟,满头大汗,下半身开始减慢速度, 吖!阳具还软下,从阴户掉出来。老爸年纪大了!始终有多少有心无力,Rosmah正处于不上不下状态,她一个转身,就一口含着老爸的阳具,
这瞬间…我在想,如果那是我的阳具会有多舒服呢,我差点被这画面搅得发射出来,但我知道、他们还有下半场,死也要忍耐下去,Rosmah看起来好像佷饑渴似的,希望老爸阳具快点回硬,吸啜得"㗳㗳"有声,我相信,被这样吸法,死蛇也变活蛇了!

老爸终于在Rosmah的努力下,变回一条硬汉,Rosmah也很细心,呼唤着老爸躺在床上,自己已经迫不及待,扶正老爸的阳具,一下就坐了上去,可能是太心急,也插得太深,阴茎直接顶到子宫,Rosmah脸上出现了辛苦又快乐又满足的表情,我不自觉的"咭"笑了一声!这一笑、Rosmah好像听见了!因现在Rosmah坐了起来,其实就像坐在窗边,我在窗边那一"咭",Rosmah停了停、以惊恐的眼神朝我的方向望去,我已来不及退后,Rosmah已经跟我四目交头,当Rosmah知道是我在偷窥,反而继续身下的动作, 她的手边搓着乳房,边轻轻的向我报以一个微笑,噢……!她正在引诱我这位先生吗?Rosmah好像受到我视姦的引诱,她开始进入高潮现象,呻吟声也越来越响,老爸也用他有限的腰力,向上顶,我打手枪也越打越快,接着Rosmah一声尖叫,他们有默契地一起到达高潮,老爸把精液全数射入Rosmah的子宫里,我也一样,有默契地把子孙全数射到天台的盆栽内,希望它们不会给我射死吧!我笑了笑!

之后……是时候离开了!我刚想拉门下楼,却听见有人上来,我心想、又会是谁呢?这次老爸死定了!我只好躲在一棵比较大的盆栽后面,好彩的是,今晚没有月亮,天台也比较黑暗,至于那个上楼的人,我也要到她走近窗户,我才能见到是谁?噢!我的天吶!那是老妈,我心在想……这次要家变了!女人的第一个反应,应该是大吵大闹,但老妈没有,她看起来很平静,她看了看,还点点头、跟着就下楼去了,难道说……老妈是知情的? 我心中有点迷惑……第二天、早上赶着上班,直到出门那一刻,我见到Rosmah一面,她报以一个诱惑的笑容,当门关上时,昨晚的画像,又再出现在我脑海里……结果,我可耻的硬了!

这个星期,我常常心不在焉,那天晚上的情景,使我打了很多次手枪,而且每天又跟太太做爱,连太太都说受不了了!我又经常怕老妈打来公司哭闹不停,大吵大闹,使我这星期累得要命。就是这样,一不小心,在公司跌了一脚,右手给跌断了!头一星期要在医院留医,我入住了私人病房,有独立浴室,浴室在病床尾,医院是怕病人在浴室有意外, 所以没有装门,只有浴帘。地方还蛮舒服的,在我住院那一段时间,Rosmah天天都拿汤水过来给我喝!呀! 这一刻……我才有时间留意到,Rosmah她头髮长了,皮肤也因为在室内工作多的关係,没之前那幺黑了,看上去更加有少女味,身材原来也不错,虽然那天晚上有看过,但没刻意去看大小,我相信她的奶子有34d吧!奶子很突出、而屁股也很有肉,相信用“老汉推车”式姿势,一定会"啪啪啪"有声!哈!

话说回来,在医院的第三天,我开始发觉自己的身体有气味,原因是因为三天没洗澡了,普通大小便还逸强自己可以应付!我在病床起来,想洗个澡。这时候Rosmah拿着汤水来到我的病房。Rosmah问需要帮忙吗?此刻……那天晚上的影像又浮现出来,我口中不自觉的说了声……好!Rosmah过来扶我到浴室,胸部在我的左臂磨擦着,Rosmah应该是用了薄身胸围,所以我感觉到她的奶子非常柔软。浴室有坐椅洗澡,Rosmah帮我脱掉病人服,因病人服较宽鬆,所以非常容易解开。现在的我,已全身赤裸,其实开头我有点尴尬,反而Rosmah很细心,扶我到椅子上坐下,接着帮我洗澡,感觉很有泰国浴感觉,如有泰国浴的下文就一流了……心想!在幻想中,不知不觉我又硬了,想遮掩也遮掩不了!Rosmah见到我那硬邦邦的阳具,也淫邪的对我微笑。现在、洗到最重要部分,Rosmah很小心翼翼的跪在我脚前,她那宽鬆的衣领口,胸部里面的风景已一榄无遗。红色蕾丝胸罩是我最热衷的颜色,这使我硬的龟头髮紫。Rosmah是有心给我看的,我认为……!现在她用手温柔地拿着我的阳具,慢慢的在洗,还跟我说:先生,你的阳具很大很热,心又想……男人给女人拿着阳具,那一个不会是又大又热的呢?Rosmah的手淫非常棒,洗得我差点发射,我急忙的叫她停手,用花洒沖洗吧!Rosmah帮我从头到脚沖洗,我闭上眼睛,怕水入眼。不一会、冷不防……一张温暖的嘴唇,把我阳具包含着,我急忙的睁开眼,发现Rosmah已熟练地为我口交,这一刻……相信任何一个男人,都不会推开一个,正为你口交的女人吧!

刚才洗阳具时,已经差不多要发射了,现在再加上口交,不到一分钟,我打了一个震,精液全部射到Rosmah口中,Rosmah口腔的容量有限,精液在口角里不断的流出。这次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最刺激的射精,身体累得站不起来,Rosmah用花洒沖洗口腔,之后扶着赤裸的我上回床上,盖好被子!Rosmah服侍好我以后,自己的外衣裤也湿了一大片,她就在浴室内把衣裤脱掉……哗!一副线条优美的女体,就出现在我眼前,加上红色蕾丝胸围,T式的内裤,我的阳具又有所反应,但随着而来是赤痛感,老二硬了太久,阳具需要休息呢!但我的眼睛依然死钉着在Rosmah的身上,Rosmah其实也知道我在看,她很懂,引诱比赤裸来得有劲,所以她不着急……!就这样、在医院过了一星期,由Rosmah以及太太陪伴我回家,我的病相信还要休息一个多月!太太原本在上星期,要到加拿大工干,只是我受伤了!所以她把工作推后,明天她就要起程了!我心里在偷偷的暗喜,相信这个月,Rosmah一定会被我吃到手了……

今天Rosmah跟老妈到市场,老爸约了朋友去喝茶,自己很无聊,我突然想……不如去Rosmah的房间探险,或许可能有所发现、心一想完、人就动起来,上楼、打开房门,一阵女儿香飘着过来,房里没太多物品,打开门旁衣柜。其实男人心中最想探索的,不就是内衣裤之类吗?……呀!终于找到了,数量还不少呢,有些还是新的,大多数都是性感的情趣内衣,我心想、这可能都是老爸买给Rosmah的,这个色老爸,品味还真好呢!有我喜欢的红色、也有紫色,连性感女佣服也有,叫Rosmah穿上做家务,相信那天的家务也不用做了…

探索完后下楼,Rosmah正好到家,她见到我,又用那淫蕩的笑容对着我问好,我便问、老妈呢?Rosmah说老妈到朋友那里打麻雀,我知道……机会来了,我跟Rosmah说,妳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好,回到家以后应该要洗澡,保持清洁,之后就到我房间帮我按摩,可以吗?其实我在暗示Rosmah,相信她明白的,她回我一句,先生你回房间等我吧!咦!这句我也明白噢!之后我回房,立即就到浴室里洗澡,现在手已好多了,不过还是有一点痛,但是洗澡也没大问题!可能始终比正常洗澡洗的慢,所以在我穿内裤的时候,Rosmah已经敲我的房门了,我穿着内裤去开门,因为上个星期在医院里,全身都被Rosmah给看过了,这样不要紧吧!我跟Rosmah说!湿着头髮的Rosmah,邪邪笑一笑,走了进来。她只穿了一件短T恤加短裤,青春得叫人发热……我卧在睡床,让她帮我按背部,她在印尼是有学过的,所以也很到位,享受了十五分钟,Rosmah唤我躺平,我转了身!一阵肥皂的香味,在她身上散发着,使我飘飘然,阳具也开始发硬,
差一点就要从内裤头跑出来,Rosmah应该看到的,不过她正站着,为我按摩手部,

衣领下的风光,我当然不会放过,今天Rosmah穿上刚才见到的紫色胸围,应该是她细心选择过的,非常非常养眼,真想一手摸上去!想得入神之时候,突然Rosmah跨到我身上,阴部正坐在我的阳具上,我"哦"……了一声,不敢问,原来她要帮我按上半身,她每动一下,阴部就会磨阳具一下,这样的引诱让我快疯了,哪个男人可以忍受。一弹而起,抱紧Rosmah吻个不停,她开始也在假装惊讶,然后在我疯狂的吻下,她开始放软身子,我把她按到床上,拉高T恤,一个紫色胸围就在我眼前,我疯狂了,嘴巴已吻上胸围,好香啊,心里好矛盾,我爱紫色胸围,但我更爱里面的乳房,Rosmah已发出娇媚的呻吟声,我决定放弃紫色,把胸围向上一推,哗!一对足有34d的乳房,乳头居然还是粉红色的,之前我认为,所有黑色人种,都是黑乳头的,这下让我喜出望外,嘴巴停不下来了,吸啜着可爱的粉红色乳头,又舔又啜,一点也不想离开,左右手也没空闲着,Rosmah的奶子非常有弹性,躺着也没有扁下,高高隆起,玩了很久很久,她推了我一把,扁着嘴唇,我才醒觉,嘴唇慢慢向下吻去,双手也同时把她的内外裤一同拉下,果然是青春少女,没小肚腩,阴毛也不多,我开始品嚐阴户的味道,湿湿的,带有一点点鹹香味,吸啜每滴蜜汁,阳具好像比平常更硬,难道Rosmah的蜜汁有催情功效?难怪老爸会那幺努力的吸啜。

Rosmah按着我的头,在她跨下,不断的呻吟,我有点透不过气,借势站起,回到床上,相信是时候进入神秘的洞穴了。我伸手到床头,拿取安全套,但她却抱着我,还用双腿夹紧我下半身,眼神中示意我不要戴套子,我犹豫了!Rosmah终于开口道,我不能怀孕的,可以直接进入,我心里大喜,肉贴肉的感觉,我好久未嚐过了!对準她的阴户,一下直插到底,Rosmah换了口大气,"呀"……了出来,娇媚的用手鎚我的胸口,”先生阳具那幺粗大,一下子全进来,人家很难受啊!”。我歉意的道、“先生很久没有"真做"了!现在舒服得已经想发射了!”。Rosmah抱紧我,已不再出声,享受我抽插她的快感,"真做"的感觉太强烈了!望着那34d肉球,上下摇摆,那少女体香,直入鼻腔,阳具被阴户里肉芽,磨得异常舒服,蓄存了一星期的子孙,不到十分钟,就全数射进Rosmah的子宫里,而右手已支持不住,整个人压在赤裸的Rosmah身上,Rosmah正享受着那温热精子带来的感觉,之后……她把我轻轻扶起,放我回床上躺下,而自己到浴室沖洗一会,出来时拿着一条暖毛巾,温柔的为我清洁,好久没有那幺窝心的感觉了,阳具在Rosmah细心的照顾下,开始又有反应。

Rosmah也很高兴的道,“先生能如此快的回气,真是真男人也!”。她毫不考虑的一囗就含着我阳具。噢……刚刚射完精,阳具变得超级敏感,现在又被Rosmah的小嘴含着,我感觉就好像快要飞上天了,阳具慢慢的再硬起来,看着Rosmah为自己口交,眼睛的视觉,加上下身的感觉,真的是非一般的享受。我知道刚才Rosmah还没到高潮,我轻轻抚她的脸,示意着她坐上来,Rosmah好像小孩得到奖励,喜悦的给了我一个湿吻。唉…心中暗駡!刚口交完,就上来吻我、感觉就像含了自己阳具一样!

Rosmah扶正我的阳具,慢慢的套入进她的淫穴,享受她的“大雕”套餐,上上下下的,一进一出。我垫高了枕头,欣赏着Rosmah的姿态,左手抚摸着眼前的两个乳房,抚着啜着,感觉很美妙。我最爱看乳房了,这真的是上天一个非常好的创作,我欣赏着Rosmah的乳房,向前微弯向上,乳晕适中,粉红色调,我心在想,“极品啊极品”,Rosmah闭上双眼,用阳具磨着她的花心,我的龟头也感觉得到。Rosmah开始加快速度,虽然刚才刚发射完,没那幺快再射,但也要顶硬龟头。如果Rosmah得到高潮,下一次就不会拒绝我了!顶啊顶……突然有一股温热暖流包围阳具,Rosmah高潮到了!阳具阴毛床单,全是Rosmah的蜜汁,她卧在我的胸前,那对34d乳房,像海绵一样贴着我,好温暖。……Rosmah终于醒过来,她轻吻了我,慢慢的把我的阳具从她的淫穴拿出来,Rosmah知道我还未射精,她低着头舔向我的阳具,我自觉不太卫生,但她坚持要舔、就随她吧!在这时候、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还是什幺……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卧房外偷看。我猜想一定不是太太,她飞去加拿大了,老妈去打麻雀,没那幺早回来,儿子上学去,最有可能是老爸,他可能已经回来了,只是我跟Rosmah在努力做爱当中,未有察觉吧!

如果是老爸的话,我是不太紧张。他跟Rosmah有一腿,也知道男人就是贪新鲜,开心一下又有何妨呢?心里在想老爸这幺早就回来,会不会是想跟Rosmah做爱呢?但是Rosmah现在已经被我的大雕给喂饱了。老爸一定被Rosmah给拒绝,再不是的话,她答应跟老爸做爱,她阴户内,全都是我的精子润滑剂,想到这里……我已笑了出来,心情愉快啊!但是下身却越来越有发射的感觉,Rosmah的舌功真的好利害,又打圈圈又啜蛋蛋,我抓着她的头髮,加快口交的节奏,来了……呀!来了……又来口爆,这次量还是一样多,但是Rosmah"嗗"一声,居然全数吞下去。哗!利害!她笑了笑就躺在我身边。我抚摸Rosmah的乳房,问她舒服吗?她红着脸点头,之后我们聊聊笑笑,谈到了那天晚上跟老爸偷情的事,我问她何时搭上老爸的,她就贴着我胸口细说……

“这要说起、我来这里后第一个月,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懂,婆婆经常駡我,我有哭过,公公见我哭,多次的关心说,不要紧张,慢慢来,我教妳之类。公公有时会买日用品以及零食给我,公公也会带我外出。他就像对朋友一样对待我,带我到不同的地方玩,山顶及海洋公园我也去过了,还有其他的,公公说慢慢再带我去。我心里感激公公。有一次在大厅问公公,为什幺对我这幺好。公公说:一个女孩子离开家庭到外面工作是多幺辛苦呵!我听了、鼻子一酸就冲动的抱着公公哭起来。哭了一会、我感觉到公公的下身隆起了!公公尴尬的说,妳身体的香味很特别,我吸了之后、就有反应了。我的阳具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硬过了,但妳使它复活过来了。当时的我在想,自己没有什幺可报答公公,而且自己也有性需要,何不做做顺水人情……!”

我便奇怪的问Rosmah,妳的个人资料不是说已婚的吗?妳不怕被老公知道?Rosmah便跟我说:刚才跟你做爱不用安全套,就是因为我不能怀孕,我老公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而跟我离婚了!哦…!原来是这样,那幺之后妳跟公公怎幺样?Rosmah继续说:之后我跟公公拥吻起来,当时我们在大厅,婆婆不在家,所以我们就顺理成章的在大厅沙发上做了起来,公公脱掉我的上衣,当时刚来不久,我连一个胸围也没有,只有一件小背心在里面,乳房乳头都清晰可见,公公隔着小背心抚摸我的乳房,他跟我说:公公除了婆婆外,从来未接触过第二个女人,这次是公公的第一次呵!公公像开礼物般、慢慢推高我的小背心,我的乳房,就活现在公公眼前。公公像回到婴儿时,吸啜着我的乳房,慢慢的品嚐。我被这幺吸法,也有所反应!淫穴湿透了!我跟公公说:可以跟我做爱的,但公公指了一下阳具说,公公不行了!我看了看,阳具已回复原状,但公公说可以为我口交,让他过过手瘾,他就很满足 。所以我便脱掉裤子,让公公过瘾一番。我跪在沙发上,抬高了臀部,公公从后面舔向我的淫穴。公公把我的蜜汁全都喝下,我则被公公舔得异常舒服。公公突然抬起头来,高兴的向我说:阳具又硬起来了!硬起来了!阳具从来没有那幺坚硬,可以给我试试做爱吗?

我当然愿意,淫穴内很是空虚,我需要阳具,我点点头,示意着公公进来,公公提起他的阳具,在淫穴上点上蜜汁,慢慢的进入,公公很有做爱经验,进两吋退一吋,我淫穴痒得要命。终于,公公的阳具全插进来了!虽然没有先生的大,但在当时下已经很足够了,公公开始他的前后运动,使我非常的舒服,公公在做爱同时,不断抚摸我的身体。我也看得出,公公应该很久没有做爱了。他看起来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样子,好像不想它这幺快就结束。但是公公始终年纪大了,不到十分钟就加快了速度。还好的是、公公之前为我口交,做了一些前戏。现在的速度也使我进入了高潮,最后居然一老一少的同时到达高潮。之后,公公卧在我背上流着汗,等公公休息够了,我们才各自穿回衣服。其实在做爱过程中,我是看见有个身影在大门口闪过(区内治安比较好,很少有外人出入,所以晚上才关门)。不过看不清楚,但我相信、那个人是婆婆,之后我不敢再想下去!

到了第二天、婆婆明显的对我有所改变,她没有再駡我,还像公公一样对我,带我到市场买药材,教我怎样煲药材。我以为婆婆是自己食用的,不过我猜错了。原来她是买给我的,婆婆说:女人青春有限,要好好调理身子,如果没有到老了就多病痛。我心里想、那天门外那人一定是婆婆,她在暗示我,要好好的服侍公公的性需要。我不敢问原因,只是点头就是了……

接下来几个星期,公公买了很多内衣给我,都是比较性感的款式,公公一星期会跟我做爱一两次,我有跟他说,我不能怀孕的事,所以公公每次都做得很安心。有一次,公公跟我又在大厅做爱。公公已经找回他的信心,做起来可以维持二十分钟以上了。而且公公的胆子也变大了。有一次他带我到后花园去做爱,我们两赤裸裸地面向着湖景,那时候我很怕被外人看到,但是公公说:花园左右都有围墙,湖对岸离这里那幺远!没有人会看到的……

我虽然还是有点担心,但是又有种刺激的感觉,在尝试的心态下,我们做了起来!感觉有点像打野战,我按着花园的篱笆,公公从后面进入,公公扶着我的腰部,冲击着我的臀部,阳具深深的进入我的子宫,每一次抽插都有电激的感觉,之后,我们再换位置,公公躺在花园的木地板上,呼唤我坐上去。我慢慢的将公公的阳具放入我的淫穴,啊~……跟公公做爱,虽然不会太激烈,但是有另外一种享受。公公很温柔、很细心,加上在花园里都激发起我们内心的野性,我的子宫开始有股热泉流出,我按着公公的胸膛,用力的磨擦着,结果公公闷喝了一声,浓浓的精液,从他的阳具全部送到我的子宫内,而我也紧接着高潮到来!这是我第四次跟公公做爱,也是最刺激的一次……

闲时……公公会说些家事,有一次我问,公公为什幺好久没做爱,公公说:十多年前!那时后为了工作,公公跟婆婆由起床那一刻开始就开始工作,一直到晚上才回到家。终于在孩子十三岁那一年,婆婆得了子宫癌,为了保命,婆婆把整个子宫切除掉。虽然病医好了,但是婆婆却失去了性交兴趣,而且有时还会觉的下体痛楚,慢慢的……公公就不再跟婆婆做爱了!婆婆也有暗示过,公公可以外出找小姐,但是公公总觉的小姐不卫生,所以就从来没去过,这都是公公跟我说的……”

吖!如果不是听Rosmah说了这些,我这位先生也不知道,原来老爸跟老妈已经很久没做爱了啊!怪不得那夜,老妈在窗外见到老爸偷情,也可以那幺平静,相信老妈已默许老爸这个行为……


今晚又睡不觉,一想到可以去Rosmah房间里偷吃,我就马上放轻脚步上楼,然后想从窗边看看,Rosmah是否入睡了?结果,唉……!又看到老爸了。Rosmah正穿着女僕服,跟老爸在做爱。一幕现场AV又在上映了,我幻想像以前的时代,少爷买了一个妹仔回来,老爷色心一起,就把妹仔给强姦了!这正是现在的场景,只是没有强姦。他们在偷情,偷情总是比跟另一半来得激烈,男人就是喜欢那份快感。我看着老爸的阳具在Rosmah阴户一进一出的,两人的喉头髮出呻吟声,老爸握着Rosmah的乳房,努力着冲呀冲,冲呀冲,快感在两人的身体流动着,之后,老爸啊了一声,阳具口一鬆,完成了做爱过程。两人之后穿回衣服,老爸累了下楼去,Rosmah送老爸到天台的出口处后关口!结果冷不防的,我已经从后面拥抱住她,吓得Rosmah差一点叫出来!先生?我"唔"了一声,Rosmah平静了下来,但是我的双手却绝不平静,双手握着Rosmah的双乳,好柔软,弹性很强,她转过头来,跟我亲吻。先生刚才有偷看哦!我笑笑不语,双手从Rosmah衣服穿入,向上游向乳房,Rosmah已经穿回胸围,我顺势的拉高上衣,她娇媚的说不好,天台会有人见到的,回房间好吗?我没有理会,要看就让他们看吧!那种感觉更加刺激。我脱掉Rosmah的上衣,一脱掉嘴巴立刻吻上那红色蕾丝胸围,女孩的汗水味,刺激了我的脑神经。双手用力着玩弄那两团肉球,Rosmah抱着我的头,拉向她的胸部。我双手游向胸围扣,一下子就解开了!两点正向我招手,好像在说“来吃我吧!”。我狠狠的吻上乳尖,Rosmah的奶子实在是太好吃了,真的好想将它吃下肚子。

左手开始向下走,滑过平滑的肚皮,穿过内裤,摸到淫穴上的豆豆。当我摸到Rosmah的豆豆的时候,Rosmah立刻捲曲身体,把我的头抱得更紧。我在她的豆豆上磨擦了一会,Rosmah差点要洩身了。是时候入那美妙的黑洞了!我的手指滑向她那湿润的黑洞,她就在我耳边说:先生……真的不好在这里啊!这句话使的我更加冲动,手指探入洞内,湿湿滑滑,拉出又被吸入,Rosmah已经放声呻吟,而且我的眼尾见到隔邻天台有个黑影,Rosmah背向黑影,所以看不到。

我跟黑影四目交头,原来是隔邻的女佣,我跟她淫邪的笑了笑,她则退回出口处。我淘出我的大雕,Rosmah一看见我的大雕就立刻跪下为我口交。我本来还以为隔邻的女佣已经下楼去了!原来她还在躲在出口处那里偷看,我相信她见到我的大雕,一定会很惊讶!我示意Rosmah站起来 ,手按在天台的围栏上。这个角度、刚好可以让隔邻的女佣见到交合处,我抬高Rosmah的臀部,阳具慢慢的滑进去。这时Rosmah已经在胡乱呻吟,“呀……呀!先生……呀!快一点……呀!先生……先生”,我就是要慢慢来,使的Rosmah有饑渴感,她自然就会叫得越大声。

隔邻的女佣,说不定在自慰中呢!终于我把整根阳具完全插入进Rosmah的淫穴。我抚摸着Rosmah的臀部,又圆又滑,手不禁的拍了一下。结果,我感觉到Rosmah的阴道内收缩了一下。哗!真的太受用,她的淫穴夹得很紧,夹得我的大雕好舒服啊~我开始活塞运动,插了数下、就拍了一下,跟着又夹了一下。好舒服,淫穴内又滑又紧,想着在身下这女人,她现在任由我的阳具出入她的身体。她的每一处,我都可以任意抚摸,只要她一天还在我家工作,我也可以随时的跟她做爱!而且还不用担心卫生。假如人类没有结婚论,今天这个,明天那个,你说有多好呢。但是现在这女人,相信已经被我给征服了,想到这,我的大雕不断地充血,不断的变更粗大,把Rosmah的淫穴给塞得满满的。她也感受到我的变化,说:先生你好利害,我快要高潮了。我努力的狠狠插她十分钟,渐渐的Rosmah已经要到达高潮了……她的双脚已经站不稳,我退出我的大雕然后抱着Rosmah到天台的长椅上躺下。接着再一次提起我的阳具,对準她的淫穴,再一次狠狠得插入进去。Rosmah就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就胡乱说了一些语言,比如印尼语,英文话,噢……!先生……!Oh sir……!fuck me…Oh no!Oh God~

Rosmah的呻吟声,有着鼓励的作用,我再次斜眼望到隔邻的女佣,发现她已经跑到篱笆下,只见到一双突出的眼睛在偷窥。我心想,我不能令观众失望,然后就双手紧紧的握着Rosmah的双乳,努力的,狠狠的冲刺着Rosmah的淫穴。隔邻的女佣也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在立体声的围绕下,我的阳具一紧,浓浓的精液像机关枪那样“噗噗噗”的激射入Rosmah的淫穴。这一次是我最激烈,最持久的射精,起码那射精的感觉维持了五分钟。她给我射中了花心,再一次到达高潮。这一次做爱,我跟Rosmah都累坏了!我休息了一会,阳具退出Rosmah的淫穴的时候,我的精液大股大股的从她的淫穴流了出来。剎那间,我有一种感觉,那是一份征服了女人的感觉,感觉特别满足呢!

再一次望回隔邻女佣偷窥的位置时,她已经悄悄的走了!相信我这位观众应该很满意吧!

我抱着Rosmah回房间时,她跟我说:刚才跟公公做爱的时候,都未达高潮呢,幸好先生及时出现。其实先生刚才想我怎样,我都会答应的呢。我心想……难怪她那幺顺从!

帮Rosmah盖好被子,很快着Rosmah便睡了,我穿好衣服就往下楼去睡觉去!

被隔壁的女佣偷窥后的第二天早上,我还在我的房间里睡觉。今天是公共假期所以没有做工。因为昨晚跟Rosmah在做爱做的有点迟,所以还在睡懒觉。在我迷糊的时候,我感觉到我的大雕好像被人含在口中舔弄着。我迷迷糊糊的睁开我的眼,然后看到我被子里面有个人在里面上下浮动着。本来我还以为是在做梦,结果我的大雕感觉越来越激烈,而且那个人浮动的越来越快,我就知道一定是我的骚货女佣,Rosmah在为我口交了。我一掀开被子,果然被我给猜中了。 她看见我一醒就说:先生,早安。

我在“叫”你起床呢~然后就继续努力着舔弄我的大雕。我心想,这个叫起床的方式不错哦。我对着Rosmah说:以后太太不在的时候,要用这样的方法叫我起床哦。Rosmah抬头笑笑的说:没问题,我乐意之极。Rosmah的口腔内好温和,而且她的舌头舔弄着我好舒服哦。Rosmah看到我露出很爽的表情,就更加卖力的套弄我的大雕。大约20分钟后, 我把今天的第一炮就射进她的嘴巴里面。Rosmah颇不期待的吞了我的精液牛奶,然后慢慢的舔弄乾净我的大雕。她对我说:先生,我以后能不能每天早上喝到你的“牛奶”啊? 我笑笑说:可以啊,不过你要自己把它挤出来哦~Rosmah对着我笑笑然后就叫我下楼吃早餐。我在吃完早餐的时候就出去买一些东西了。在买完东西回家的路途中,我塔了一个拥挤的巴士。在那个拥挤的巴士上,我刚巧遇上隔邻的女佣。她看到我,对我点头,我则以笑笑回应。我观她的身材还不错,样子虽然不及我家Rosmah,但还是可食用的。在那挟窄的车厢里,我跟她紧紧的贴着,她没有避开我,而且还用胸部贴着我。我当然不会拒绝呢,来者不拒嘛~我的阳具有所反应,当她看到我的大雕有反应的时候,她立刻用环保袋挡在我阳具上,另一只手,则轻轻抚摸着我的大雕,噢……!好舒服哦,但这又不至于让我发射。在我下车前,隔壁的女佣跟我说:下个星期老闆一家人去旅行,一星期都没有人在家,我很闷呵!先生可以来陪我好吗?我心想……嘿嘿嘿!又有一个妹子可以给我征服了。


  • 警告: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,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/
    亚洲国产韩国欧美在线不卡,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,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♋蜜桃社区永久网址: